甄貞的真

2021-07-20 16:31
來源: 人民政協報
作者: 韓雪

  

???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 本報記者 韓雪

  甄貞:

  無黨派人士?,F任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委,國務院參事。曾任第十一、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刑事訴訟法學專家,教授、博士生導師。

  7月9日,陽光合唱團在排練場進行著一場輕松熱烈的表彰會。

  每宣布一位得獎者,這群年過半百、頭發花白且稀疏的人群中,就爆發出一陣掌聲笑聲,間或還有相熟者的打趣。他們正在表彰團員們在建黨百年活動期間的優秀表現——

  “××,獲最佳表情聲部長獎!”

  “×××,獲低音震喊勤奮獎!”

  “×××,獲微啟朱唇歌唱獎!”

  “×××,獲偶爾下凡美女獎!”

  ……

  這些自帶笑點又不乏背后“故事”的獎項名稱,又是團長甄貞的主意。甄貞自己也在一片歡樂中,笑哈哈地接過一張獎狀,上面寫著“唱團集結號手獎”。這個獎可不虛,合唱團成立兩年,她在群里已經發了103個“團長令”。

  甄貞今年63歲,白皙的面容上有一雙敏銳的眼睛,卷曲的燙發被她收拾得服帖在耳后。出現在人前時,總是精神抖擻,走起路來快而有力。

  陽光合唱團的成員不到50位,都是甄貞在不同階段認識的朋友,最多的還是檢察系統的老檢察官們。他們和甄貞一樣,大多已經退休了。

  在全國政協委員中,像無黨派人士甄貞這樣的非中共黨員,占到了六成;履職方面,甄貞算得上委員中的“模范生”,3年來全勤參加了全體會議和常委會會議,而且在近年來的各類協商議政活動及新聞活動,她都有不小的曝光率——

  兩會提交提案、常委會會議發言,雙周協商座談會、專題協商會、懇談室、委員會客廳、委員通道等,都出現過甄貞的身影。

  在這些平臺上,甄貞為依法治國、司法改革、刑訴法修改呼吁過,為訴訟監督、公益訴訟做過普及;她關注過扶貧攻堅、鄉村振興的進展,也調查過農村教師、留守兒童的狀況;她思考過農產品批發市場該如何發展,還為網絡安全、未成年人保護發過聲,為防疫抗疫建過言,為改善民生獻過策……目前,她正在關注的是居家養老、社區養老、護工等系列問題。

  可以說,委員個體的所思所想,一定程度上代表著其所在領域界別的關注點,進而為凝聚更廣泛的共識提供著一份智慧。

  每一次發聲,甄貞都極盡真誠地發出她認為正確的聲音。

  ■退而不休的認真

  2019年3月從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的崗位上正式退休后,不到一個月,甄貞就成立了陽光合唱團。

  合唱團曾赴藏區扶貧、參加過世界戒毒日活動、慰問過國慶70周年閱兵方隊、受邀到企業、律所和檢察系統多個單位參加“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主題演出。直到2020年1月,甄貞帶著合唱團還登上了全國政協禮堂的大舞臺,為全國政協已故知名人士的夫人2020年春節茶話會獻唱了《情懷》《我和我的祖國》兩首歌。這之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合唱團遭遇了長達9個月的“停牌”。

  進入2021年以來,演出節奏陡升?!捌咭弧鼻暗囊粋€多月里,甄貞的日程排得滿滿的,他們先后受邀到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和幾個基層檢察院登臺演出,受到干警們的熱烈歡迎。老檢察人對檢察新兵的囑托和希望,被合唱團員們融化在《老檢察官的記憶》的歌聲里,唱給了在場的年輕聽眾……

  從小到大,甄貞一直是文藝骨干,唱戲、跳舞、說三句半、演小品、演話劇都曾上過全校舞臺。大學畢業分配到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后,還是書記員的甄貞,就帶著高刑一庭的同志們自編自導自演了諷刺啞劇,獲得當年全院文藝匯演的一等獎。

  當年這位“什么都喜歡、什么都能來兩下子”的女青年,如今帶著一個群眾性文藝團體,圍繞著“樂、健、壽”的宗旨,因地制宜、因陋就簡地將小團體發展得還不錯。

  為什么不找點錢擴大一番?“畢竟有公務員身份,比較忌諱找錢這事。有多少錢就辦多大的事兒唄。場地、訓練老師都是現成的,不花錢。我偶爾也給團員們發點兒‘獎勵’,女生一人一件裙子或衣服,某多上買的;男生一人一套信封,就是咱們全國兩會的那套首日封……”

  聽著甄貞興致滿滿地講她的勤儉持團“經”,不料她話鋒一轉,很直接地道出了熱鬧背后的寂寥:“其實,退休以后的狀態和在職是不一樣的,但也需要社會上對他還有需求的這么一種認同?!?/font>

  衰老的體驗往往來得更早一些。為了對抗衰減的記憶力,甄貞愛上了發朋友圈。

  出差路上,甄貞是拿著手機拍得最多的那一位,拍完還不算,她會及時整理發出去。比如,到一個點調研十幾分鐘,她看完、問完、拍完了,在趕往下一個點的路程中,她會選出圖片、配上文字,點擊微信右上方的“發表”。接下來,甄貞朋友圈的新朋舊友們,就能夠透過她的視角,看到當地的景、人和事,還能一窺她對此的看法,她管這個叫“編小報”。

  朋友圈里,有甄貞經歷過的美好時刻:有參加全國政協調研的見聞、隨國務院參事室外出考察的行程、和朋友遠行的路書、與合唱團排練比賽的現場,以及家里的飯菜和與老人在一起的點滴……回看這些生活的記錄,家國情懷、百姓日常、個人悲喜躍然“紙”上,歷歷在目。

  “總結2018年履職工作時,我就把那一年的朋友圈從頭到尾看一遍,總結就有了?!痹谡缲懙摹?018年度政協常委履職報告》中,7次赴外省或出境調研或督查活動的記錄清晰而詳細——

  “5月7日至11日隨全國政協社法委到云南昆明、寶山、怒江、瀘水、昭通,就精準扶貧工作進行實地調研;5月15日至20日隨全國政協無黨派人士界別到甘肅蘭州、臨夏、天水、隴南等市,參加‘聚焦產業扶貧,助力鄉村振興’調研;7月23日至27日隨全國政協社法委赴四川成都、廣安、遂寧,圍繞‘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保護生態環境,加大環境違法打擊力度,提高環境違法成本’進行調研……”

  咀嚼著這字里行間傳遞出來的信息,腦海中回想的是調研中行色匆匆、有些特立獨行的甄貞。

  ■不平則鳴的率真

  第一次當面見到甄貞,就是在調研途中。當時她正在酒店大堂站著,另外一位全國政協常委、最高人民檢察院原副檢察長姜建初走過來同她說話,這才得知她剛從嘉興參觀完紅船,就趕到了打響武裝革命第一槍的南昌。

  甄貞的父母都是軍人,她身上也帶有軍人式的干脆和利落。從小在北京出生長大的她,普通話既標準又干脆,并不見因年紀的增添而有渾濁音或拖長的尾音。

  那天晚飯后,當眾人都往一個方向去的時候,甄貞選擇一個人前往另一個方向探路。那鏘鏘利落的背影,傳遞出的不只是勇敢,還有些許孤獨。

  甄貞第一份工作是在法院刑庭,負責二審和死刑復核案件的審理和記錄?!罢烀鎸⑷?、放火、強奸、搶劫這類窮兇極惡的案件,感覺天空都是灰的,花花草草也是灰的?!?/font>

  1983年“嚴打”期間,那時還沒有現在高大的辦公樓和諸多莊嚴肅靜的大小法庭,也沒有這么多裝備齊全的法警。

  在昏暗的地下室,法警一下子帶進來27個大男孩,這個團伙平均年紀在20歲左右,其中3個主犯光著頭,還戴著手銬腳鐐。

  門咣當一關,房間里就剩下甄貞和另外一位年紀更小的女書記員,提訊一群已經一審判定犯下重罪的罪犯們。

  門外,只有一個法警在走廊里來回地巡邏。別的房間要么正在開庭,要么正對提訊的犯人進行問詢。

  甄貞永遠忘不了那個場景。她強作鎮定地坐在房間內僅有的一張桌子前,進行開庭前的程序性訊問。桌子下,她的一只手緊緊攥著一個木質桌簽,這個寫著“審判長”的桌簽本該擺在桌子上,卻被甄貞當作了防身的武器。

  “那時候,晚上會做噩夢。不是犯罪嫌疑人把我包圍在山頭上,就是我反身去追犯罪嫌疑人?!睘樯哆€去追嫌犯?當時法院有明確的紀律:不能跑了嫌犯,不能丟了案卷。如果出了這兩檔子事,就是天大的錯。盡管心里害怕,甄貞還得瞪大了眼睛,緊緊盯著提審嫌犯的一舉一動。

  其實平時里,甄貞不算膽小的。

  人民大學大門前有一座過街天橋,甄貞在人大教書時,常從天橋上走。早前有段時間,天橋上經常有小孩偷東西。一次正好被甄貞撞見,她大吼了一聲。這一聲,卻招來了一幫教唆小孩偷東西的大人,他們嘩啦啦地從天橋另一端往甄貞身后包抄。甄貞順著天橋連忙跑進了對面的商場,在里面七繞八繞,確定沒人跟蹤了,才跑回家。事后,先生常提醒她:“你以后不要再喊了,看看多危險?!?/font>

  現在,中國早已看不到這樣的事了。從一名中國公民的視角,甄貞也真切感受到,中國社會越來越安全,治安越來越好。

  通過發案數的變化她發現,“這些年刑事案件量下降了,而且案件種類也發生了很大變化?!闭缲懛治?,過去因為大家都窮,侵財類案件非常多?,F在,大家都用手機支付,盜竊類案件自然而然變少了。但隨之而來的,是詐騙類型的案件逐年增多。

  這些感受和觀點,甄貞在講課時會時常提到。一次她在香港講內地的司法改革及成效。講完后,臺下一片掌聲。有人專門過來跟她交流:“甄老師您講得太好太實在了,有些內容別人也講過,但您說的,我們更愿意相信?!?/font>

  “哪怕受眾受過高等教育,也未必聽得懂法律術語和政治宣傳。還是要用大家聽得懂的語言,用身邊的例子講給他們聽,用今天的話說就是講好中國故事。講的目的是什么?就是為了讓對方接受嘛?!?/font>

  甄貞說著一番平常話,傳遞出的統戰思考卻樸素深刻,不免讓人加深了對她身上法律學者和政協常委身份的認識。

  ■履職盡責的較真

  甄貞一直很自豪自己無黨派人士的身份,這是她多年來憑借專業和在領域里的知名度得到的社會尊重和政治認可。

  無黨派人士的定義,尤其在《中國共產黨統一戰線工作條例》出臺后更加清晰:“無黨派人士是指沒有參加任何政黨、有參政議政愿望和能力、對社會有積極貢獻和一定影響的人士,其主體是知識分子?!?/font>

  雖然是無黨派人士,甄貞對自己的要求卻是做一個“不是共產黨員的共產黨員”。

  在單位里,甄貞一直是冒尖的那一個,考試第一,比賽第一,并且文藝表現活躍。有一次,單位正在開會,中途要學習一個保密文件,主持人請不是中共黨員的人員先離開。會場里的幾個實習生看到甄貞起身離開,都很驚訝。后來他們中有人對甄貞說:“當時,我們都沒想到您不是共產黨員,我們還覺得您最像共產黨員呢?!痹谥袊嗣翊髮W,甄貞四次被評為校級優秀班主任,任副檢察長后的歷年述職考評中,對她評價最多的一句話也是:“一個不是共產黨員的共產黨員?!?/font>

  像不像共產黨員,是一種政治追求;而是不是合格的法律人,則關乎職業尊嚴。

  甄貞身上有著法律人常見的憂患意識,“比如說投資,別人可能會先想能多賺多少錢,我先想到的是有沒有真實的項目,有沒有簽訂合同,條款有沒有漏洞,風險點在哪里?”這種憂患意識,深刻影響了甄貞的職業走向。

  1994年,放棄了在法院每個月800元的助審員工作,甄貞選擇去讀博、去教書。到人民大學教書后,她拿到手的工資只有每個月400元。對這種虧本的“跳槽”,甄貞想的卻不同:“我怕跟不上這個時代,跟不上這個行業,總有一種危機感。所以,總覺得應該多學一點,多了解一點?!?003年,從人大法學院到檢察院任副檢察長,工資大幅“縮水”,甄貞卻說:“我終于可以把書本上講臺上宣講的‘正義’,落實到法律實踐了?!?/font>

  跟法律打了大半生交道,甄貞對法律有著樸素而深情的理解:

  “國家治理需要法治,社會運行需要規則,保障公民權益更需要規則,這些規則從哪里來?就是通過立法完善把法律規定出來再去監督執行和落實,權益才能得到保證,社會才能正常運行?!彼^而說道:“而法律是相對滯后的,社會在發展,各個領域的情況也在變化,需要法律工作者不斷地發現變化,修訂法律完善法律,維護社會的公平正義?!?/font>

  審視甄貞每次履職的高光時刻,無不是抓住了一個或在當下或在之后影響深遠的法治話題。

  2009年全國政協十一屆二次全會的大會發言上,甄貞建議對法官、檢察官及輔助人員實行分類管理改革。2014年《關于司法體制改革試點若干問題的框架意見》通過,從此,司法人員分類管理、完善司法責任制等改革起航前行……甄貞欣喜之余,北京一年有將近200起非法集資案件又令她痛心——老百姓的積蓄最后血本無歸的不在少數。2016年,她在全國兩會期間,又作了題為《懲治非法集資刻不容緩》的大會發言。

  當年正是電影《老炮兒》上映之年,對甄貞這個有著北京成長記憶的“50后”來說,穿一身綠軍裝圍著大紅圍脖在冰場上滑冰,與認識和不認識的人招手致意,是值得重溫的記憶。于是,甄貞和當年的同學們一起去后海冰場,誰料她在冰場上摔了一跤,又上了四天班,后聽人勸去醫院拍片一看,12胸椎和尾椎骨兩處骨折。

  那一次的大會發言,沒人看得出甄貞是打著夾板上的發言臺?!胺欠Y已從單純的擾亂金融秩序、妨礙金融安全,上升為擾亂社會秩序、危害國家安全的重大隱患。整治非法集資,已刻不容緩!”

  代表無黨派人士界站在發言席上的甄貞神情專注,她的聲音通過擴音器響徹會場,真摯有力,分外嘹亮:“打擊、封堵只是一時救弊,徹底鏟除非法集資的土壤,必須從制度上疏導……讓老百姓真正享受到金融改革、經濟發展、國家富強帶來的紅利?!?/font>

  

相關鏈接

01009011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263954
久久精品人人槡人妻人人玩